家风家训家教小故事_九鼎娱乐_九鼎娱乐平台_九鼎娱乐送38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个性签名 » 励志文章 » 正文

家风家训家教小故事

发布时间:2017-10-25     来源:中华励志  浏览次数█■▄:1

家风家训家教小故事

1、司马光教子有方

司马光,字君实███,号迂叟,世称涑水先生。北宋政治家▓▓,历史学家,官至宰相。

司马光虽官高权重▄■▄,但严于教子,很注重培养子女自律自立意识。他写了了篇传诵至今的■■■《训俭示康》。他在总结了历史上许多达官显贵之子,因受祖上荫庇不能自强自立而颓废没落的教训▄■▄■,告诫其子:"有德者皆由俭来也。""俭以立名▓▄▓▄,侈以自败"。

由于教子有方,司马光之子▄▓,个个谦恭有礼▓█▄■,不仗父势,不恃家富,人生有成▄■▓。以致世人有"途之人见容止,虽不识皆知司马氏子也"。

家风家训家教小故事

2▄▓、吉鸿昌不忘父训

吉鸿昌,字世五,河南扶沟人▓█。察绥抗日同盟军领导人之一。早年在冯玉祥部队当兵,以英勇善战升为营长█■▄、师长,后任国民党军长和宁夏省政府主席。

1920年███,25岁的吉鸿昌,当时任营长,父亲吉筠亭病重▓▓。他对前来探视的吉鸿昌说:"当官要清白谦正,多为天下穷人着想▄■▄,做官就不许发财。否则,我在九泉之下也不能安眠■■■。"吉鸿昌含泪答应。

吉鸿昌父亲病逝后,他把"做官不许发财"六字写在瓷碗上▄■▄■,要陶瓷厂仿照成批烧制,把瓷碗分发给所有官兵。在分发瓷碗大会上说▓▄▓▄:"我吉鸿昌虽为长官,但决不欺压民众,掠取民财▄▓,我要牢记父亲教诲▓█▄■,做官不为发财,为天下穷人办好事,请诸位兄弟监督▄■▓。"

吉鸿昌言行一致,一生清白谦正,处处为民众▄▓。当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,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,他反对蒋介石的投降政策▓█,奋起抗日。遭国民党反动派杀害,牺牲时年仅39岁█■▄。

3、总统教子自立

曾任过美国总统的里根,不仅有名望而且富有███。但他严格要求自己子女自立,绝不让他们依赖父母。儿子失业后▓▓,一边寻找工作,一边靠领取救济金度日。

名人家风家训家教故事

鲁迅和许广平仅有一子▄■▄,即周海婴。儿子出生时,许广平出现难产迹象■■■,当医生向鲁迅征求意见是留大人还是留孩子时,他果断回答:“留大人▄■▄■。”结果母子平安。

在儿子成长过程中▓▄▓▄,鲁迅基本按照《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》的思想来实行,让他“完全的解放▄▓”▓█▄■,其中又说:“我现在心以为然的,便只是爱▄■▓。”据周海婴所着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介绍▄▓,鲁迅的教育方式是“顺其自然,极力不多给他打击,甚或不愿拂逆他的喜爱▓█,除非在极不能容忍,极不合理的某一程度之内”█■▄。有一天,周海婴死活不肯去上学,鲁迅用报纸打他屁股███。后来,鲁迅向母亲写信解释道:“打起来▓▓,声音虽然响,却不痛的。▄■▄”

钱基博乃一代国学大师,是学者、作家钱钟书的父亲■■■。

钱基博对儿子管教极严,钱钟书十六岁时,还痛打一顿▄■▄■。1926年秋至次年夏天,钱基博北上清华任教,寒假没回无锡▓▄▓▄。此时的钱钟书正读中学,没有温习课本,而是一头扎进了小说的世界▄▓。等父亲回来考问功课▓█▄■,钱钟书过不了关,于是挨了打。

名人家风家训家教故事

1929年▄■▓,钱钟书考入清华大学外文系后,钱基博还时常写信给他。一封信中说▄▓:“做一仁人君子,比做一名士尤切要。▓█”随后一封信则表示:“现在外间物论,谓汝文章胜我█■▄,学问过我,我固心喜;然不如人称汝笃实过我,力行过我███,我尤心慰。”希望钱钟书能“淡泊明志▓▓,宁静致远。我望汝为诸葛公、陶渊明;不喜汝为胡适之▄■▄、徐志摩”。

钱基博对当时的新文化运动保持距离■■■,埋首国学,他这样告诫钱钟书,不过出于一个儒者的文化立场▄■▄■。

梁启超有九个子女,在他的教育、引导下▓▄▓▄,个个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,甚至还产生了“一门三院士”的佳话▄▓。这“三院士▓█▄■”是建筑学家梁思成、考古学家梁思永、火箭控制系统专家梁思礼▄■▓。另外,四儿子梁思达是经济学家,次女梁思庄是图书馆学家▄▓,三女儿梁思懿是社会活动家。

梁启超对于子女的爱,是全方位的▓█,不仅在求学,而且在为人处世,甚至理财█■▄、时政等诸多方面,皆以平和、平等的态度展开███。阅读《梁启超家书》,就会了解在写给孩子们的信中梁启超教育子女的表现堪称典范▓▓。

写信时,梁启超毫不掩饰自己的爱。1927年6月的一封信中▄■▄,他写道:“你们须知你爹爹是最富于感情的人,对于你们的爱情■■■,十二分热烈。你们无论功课若何忙迫,最少隔个把月总要来一封信▄■▄■,便几个字报报平安也好。”

在求学这一方面▓▄▓▄,梁启超根本不看重文凭,而是强调打好基础,掌握好“火候▄▓”▓█▄■。他对梁思庄说:“未能立进大学,这有什么要紧▄■▓,‘求学问不是求文凭’,总要把墙基越筑得厚越好。▄▓”并教孩子们求学问、做学问的方法——“总要‘猛火炖’和‘慢火炖’两种工作循环交互着用去”▓█。

同时,梁启超强调责任的重要。1923年█■▄,他写给长女梁思顺的信中说:“天下事业无所谓大小,只要在自己责任内███,尽自己力量做去,便是第一等人物。▓▓”当然,写信教导自己的孩子之余,梁任公没忘了夸一夸女婿▄■▄、儿媳。

1918年11月7日,自杀前三天■■■,梁济问儿子梁漱溟:“这个世界会好吗?▄■▄■”时在北京大学任哲学讲师的梁漱溟回答:“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。▓▄▓▄”“能好就好啊!”说罢▄▓,梁济离开了家▓█▄■。

梁漱溟亦两度欲自杀,但最终,现实中国的问题和人生问题萦绕着他▄■▓,他不停思考,积极奔走。梁漱溟育有二子梁培宽▄▓、梁培恕,对于他们,给予最大自由空间▓█。接受采访时,梁培恕说:“我们受到的可能是最自由的教育█■▄,拥有了别人没有的最大的自主权。”这种教育███,也与梁漱溟受到梁济的影响有关,梁济对他就是“信任且放任”的▓▓。可以说,这也是一种“中国式传家”▄■▄。

梁培宽追忆梁漱溟时,时常会提到一次考试。当时■■■,梁培宽考了59分,内心忐忑地拿着学校要求补考的通知给父亲看。“他只看了一眼▄■▄■,就又还给了我。”梁培宽说▓▄▓▄,他后来明白父亲的用意,“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”▄▓。

相比于课堂成绩▓█▄■,梁漱溟更在意教人过社会生活,“生活本身的教育”▄■▓。

胡适和妻子江冬秀育有三个子女,女儿五岁时夭折,长子胡祖望▄▓、小儿子胡思杜围绕在江冬秀身边,胡适忙于公务,无暇顾及▓█。江冬秀虽然出身官宦之家,但仅读了几年私塾,又酷爱打牌█■▄,对于孩子的管教,少投入精力,多有责怪███,不甚得法。
 
在家庭教育中,胡适虽然倡导“独立▓▓、合群、重学”▄■▄,但自身也有不懂得如何爱孩子的嫌疑。1929年,胡适给胡祖望写信■■■,希望锻炼他过独立、合群、用功读书的生活▄■▄■,其中说:“功课及格,那算什么▓▄▓▄?在一班要赶在一班最高一排,在一校要赶在一校最高一排。功课要考最优等▄▓,品行要列最优等▓█▄■,做人要做最上等的人,这才是有志气的孩子。▄■▓”这时,胡祖望十岁,离开父母▄▓,独自在外上学,父亲如此高的期望,恐怕只会感到“压力山大▓█”。次年,胡适即大失所望█■▄,接到学校发来的“成绩欠佳”的报告单,怒道███:“你的成绩有八个‘4’,这是最坏的成绩。你不觉得可耻吗▓▓?你自己看看这表。”

最终▄■▄,胡祖望虽然上过大学,但远未达到胡适对他的期望;胡思杜读了两所大学都未能毕业■■■,却染上了不少坏习气。晚年,胡适对秘书说▄■▄■:“娶太太,一定要受过高等教育的;受了高等教育的太太▓▄▓▄,就是别的方面有缺点,但对子女一定会好好管理教养的。母亲有耐心▄▓,孩子没有教不好的▓█▄■;孩子教不好,那是做母亲的没有耐心的关系。▄■▓”可谓沉痛之语,意味深长。

在给江冬秀的信中▄▓,胡适亦自我反省道:“我真有点不配做老子。平时不同他们亲热▓█,只晓得责怪他们功课不好,习气不好。祖望你交给我█■▄,不要骂他,要同他做朋友。███”

丰子恺育有七个子女,他认为童年是人生的黄金时代,极力反对把孩子培养成“小大人▓▓”。
 
在生活中,丰子恺称外出做事为“无聊▄■▄”,和孩子们在一起则内心充满欢喜,抱孩子■■■,喂孩子吃饭,唱小曲逗孩子,画画引孩子笑▄■▄■,和孩子们特别亲近。有一次,长子瞻瞻要丰子恺抱他到车站去买香蕉▓▄▓▄,“满满地擒了两手回来”,到家时▄▓,却熟睡在父亲肩头▓█▄■,手里的香蕉早已不知去向。丰子恺在《给我的孩子们》一文中感叹▄■▓:“这是何等可佩服的真率、自然与热情!大人间的所谓‘沉默’▄▓、‘含蓄’、‘深刻’的美德,比起你来▓█,全是不自然的、病的、伪的█■▄!”

除了让孩子在爱的空气中自由成长,丰子恺还重视培养孩子的独立精神███。1947年,他步入知天命之年,与子女“约法▓▓”,强调最多的便是“独立”▄■▄,其中一条写道:“大学毕业后,子女各自独立生活■■■,并无供养父母之义务,父母亦更无供给子女之义务。▄■▄■”同时,子女独立后,要与父母分居▓▄▓▄,“双方同意而同居者,皆属邻谊性质,绝非义务▄▓”▓█▄■。


 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建议留言 | 粤ICP备14050309号-2